王杰希的左眼

我倚乌檐啜饮,饮尽杯中星河。

斯德哥尔摩症候群

·参考毛姆《面纱》

    想赠与你一个粘稠的吻,带血的也好,在你唇齿间流连,听那萎靡的令人面红耳赤的水声,在看到你迷离双眸时将唇瓣上移,在你那盛满万千星河的眼眸中,印上我滚烫炽热的真心,许你,也只许你一人。

    不想从你的可控范围中逃离,想变成你怀中一只困兽,若你渴求温暖,便从我的爱中汲取,若你渴求鲜血,便咬破我脖颈脆弱的血管。

    你为我所有,我亦是。像是依附一般,没了你便活不下去,宁可永被囚禁,也不愿逃离。

    我爱你所有面貌,不论美丑。就算你愚蠢轻佻,头脑空虚,我依旧爱你。我清楚你的做法,你的企图,你的庸俗,你的龌龊,甚至你的思想,然而我爱你。哪怕你不屑对我展示你的美好,仅凭你的负面就足以让我神魂颠倒,走火入魔。

    我渴望得到你明码标价的爱。

    我爱你,直至死亡。

画渣摸鱼_(:_」∠)_

原点

#巍澜刀orz#
#求求你做个人吧#
#来自三流写手的突然诈尸#
#剧版为主原著为辅#
随手乱写的orz
    沈巍用尽全力将冰锥刺穿胸口,那一瞬的疼痛几乎摄去了他所有意识。
    他不后悔,为了天下苍生还有心尖上那人,这样做也值得。
    不过要是那人知道自己又骗了他一次怕是要骂了。
    沈巍知道这样做会让赵云澜心疼得发疯。但他是斩魂使,肩上背负的是十万丈幽冥与无数生命,职责不允许他有半点私心。
    所以沈巍想的是,只要赵云澜与天下苍生自此无忧长乐,那他沈巍就算付诸生命灰飞烟灭也值了。
    “我求仁得仁,你也一直没掉过眼泪,别为了我哭。”

    那头的赵云澜下定决心,双手握住了镇魂灯,在那一刹那他感受到了如同獐狮讲的——死去活来无数次,遭受比烈焰灼伤强千万倍,持续千万倍的痛苦。
    但是他不后悔,在夜尊有所动作的那一刻起,他早就设想到现在这一步了。
    赵云澜在失去意识前,眼前浮现出的是沈巍,他看到沈巍眼里,清清楚楚干干净净地呈着一个赵云澜。
    “就算他不言我不语,你也能看到他眼里到底情思翻涌成海。”
    说到底,只一眼就够了。这一眼就足够让他万死不辞。
    他心想,沈巍骗了他这么多次瞒了他这么多事,这次怕是预料不到他赵云澜居然也会骗人。沈巍还会继续好好地活着,而他赵云澜,只得烈焰焚身无法脱身。
    那人要是知道了指不定得心疼死。
    没办法啊,谁叫他是特调处处长呢。职责所在,在所不辞。守护着天下苍生,才对得起他特调处处长镇魂令主的身份。
    所以等这次灾劫过了,人间还会正常运转。不过啊,他还是会很想念沈巍的叮咛,沈巍给他做的饭,沈巍略微冰冷的怀抱……
    他眼角沁出一滴泪,未等滴落便被镇魂灯给灼烧化了。那个人,也再也见不到了。

    所以啊,这两人都以为自己骗过了对方,实际上两人都无法拥有未来,也无法再次相遇。即使是一万年,也不可能了。
    跨越时间,我们都在原地。

#花怜#一将功成万骨枯

     “殿下,信我。”
    『信我可以保护你,信我可以为你屠尽天下,信我可以为你放下已有的一切。』
     “为你战死是我至高无上的荣耀。”
    『死又何妨?只要能保护你就好。』
    铜炉山重开,绝世鬼王出世,血雨探花名声大噪。
    『终于等到这一天了,我…可以保护殿下了。』
    『但是…我的双手已经沾满了鲜血。如此肮脏,怎么能奢望靠近殿下?』
    都说成名都是踏着血路的。花城这一路,是踩着鲜血与尸骨过来的。
    可他为了殿下,是不悔的。
    『哪怕不能靠近殿下,我只想远远地守着他。再不想看他跌落尘埃,再不想看他孤苦无助,再不想看他失魂落魄。我已经足够强大,强大到可以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了。』
    ——
    再说到两人一起入铜炉山,在万神窟表露心迹那天。
    谢怜问起“金枝玉叶的贵人”是谁时,花城的心里已料到了最坏的情况。
    『哪怕殿下厌恶我,我也要继续保护他。』
    可当谢怜从身后抱住他时,花城的内心堪比巨浪滔天。
    即使谢怜一个字也没说,但仅仅一个动作,就够了。
     “……殿下。你这可真是……要了我的命了。”
    『哪怕万骨,即便是整个世界,我也可以为你双手奉上。』
    ——
    完。
   

拙笔温纵,不喜见谅。

本人私设

『十字荆棘』你的嚣戾。
   执方天画戟,过萧肃之城。
   即便桀骜不驯,却仍为身后之人守卫疆土。
    “为你战死是我至高无上的荣耀。”
    ——
    你在他身后悄悄揪他的衣角,明亮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他,半似撒娇地开口道:“将军等等我嘛。”
    他并未转身,脚步却放慢了很多。
    你瞅到他耳尖一抹可疑的粉色,心中一喜,悄悄从身后揽住他的腰:“将军晚上就不走了吧,留下来陪朕。”
    他脚步一滞,低声应道:“好。”
    ——
    “所有温柔只予你一人。”

拙笔温纵,不喜见谅。

来扩一下呗(。・ω・。)ノ♡

乱写ヽ(´・д・`)ノ

短篇.絮语.

壹.

    “他对我说,他很喜欢我,他想一直陪我走下去。”沉默了很久,她再次开口。

    “他问我,我想不想一起走下去。”她顿了一下,“我无法直白的回答这个问题,而且他的眼神很亮,透露出一股热切。我只好对他说,我还没有想好,而且感情这种事很重要,不是一下能够表明的。”

    “他表现出那种落寞的神情,喃喃自语着‘我就知道’。我在一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只能告诉他,我们还有很长,一步一步走吧。”

    “其实我根本没有意识到,我对他用情没有很深,可他却陷到了深处。我们的感情是不平等的,怎么可能还有很长。过了一个礼拜之后我们还是分了,原因不重要,那是迟早的。”

    我换了一个姿势继续听她讲。

    “很久之后我才懂,感情如果不平等迟早要散,或许当时再过一段时间,我们就会慢慢平等,然后深深地爱着彼此,就会有很长的路可以走,就可以一步一步的来。但是现在都不重要了,他有了喜欢的女生,过得很幸福,而我,终将释怀。”

    她长吁一口气,突然笑了:“故事讲完了。感觉真好,也许我马上就要想开了。真是感谢你听了我这么久无聊的情感理论。”

    我摆摆手:“没关系,这才不是什么无聊的情感理论。下次再见吧。”

    我和她告别了。

    其实正如她说的,感情不平等终究要散,人事无非就是恰好和错过这两个词组合起来的,却让很多人为之动容。

    我拉低了帽檐,开始寻找下一个故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拙笔温纵,不喜见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7.10.23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00:4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