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杰希的左眼

我倚乌檐啜饮,饮尽杯中星河。

【喻黄】短篇/阳光正好『微OOC』

  早晨8:30

  阳光正好。

  我伸了个懒腰,侧眸望向旁人熟睡的容颜。

  有他真好。

  记忆回溯到五年前的夏末。

  在那个城市,那个夏天。

  在高三学生毕业典礼上,他作为学生会会长站在台上致辞,而我作为高二学生代表参加了典礼。

  我还记得主持人示意他可以停了的时候他礼貌性地点头,打了个手势示意他还有话说。接着转向我,唇角微勾。

  是的,他在看我。并且那个笑是给我的。

  我不否认当时的我十分激动,甚至激动得快从椅子上跳起来。

  当时我认为我是单恋他的,永远不会有结果。

  带着这样的想法,我听见他说:“在这里,我要说一件很重要的事,我喜欢一个人,在我们学校的高二年段。”

  周围响起一片欢呼、掌声,以及揶揄的笑声。

  “不过,他是个男生。”

  我听见有欢呼声更响了。但是我没发现,我的手指紧紧地绞着衣服,手上的汗濡湿布料。

  “他在高二9班,他叫黄少天。”

  原来他喜欢我啊。

  我完全怔住了。

  直到他站在台上,微笑地望着我并向我伸出手那一刻,我才反应过来——原来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。

  我摩挲着手指上的戒指。

  那时他的动作一如我们婚礼时他单膝下跪,对我伸出手,在我手指上套上戒指,印下一个吻,并且对我说:“我爱你。”

  没有花言巧语,没有浮夸的辞藻,却偏偏让我红了眼眶。

  ——

  “醒了啊。”身旁人呢喃,伸手环住我的腰,“怎么哭了?”

  我惊觉,慌忙伸手抹抹眼睛,尬笑道:“哈哈……人老了就是喜欢多愁善感。”

  “想到什么了?告白?婚礼?还是某些不可描述的事?”他揉乱我的头发,用一如既往的深邃眼神望着我。

  “哪里有!我只不过是、嗯……是……”被她用那种眼神望着,我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。

  “没关系,不想说就算了。”他笑道,在我额上印上一吻。

  “文州,我……”

  “怎么了?突然这么深情款款。” 

  脸上的温度越烧越热,我干脆把脸转向看不到他的一边,很轻地说:“我爱你。”

  他将唇附到我耳边,轻声说:

  “我也是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拙笔温纵,不喜见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7.10.2 14:44

评论

热度(10)